Site Loader
Get a Quote
Rock Street, San Francisco
Rock Street, San Francisco

原标题:一周“纪”录:还能不能静静捞钱?这些腐败“高招”,为啥全都过气了

来源: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

  虚列工程款,给老板放高利贷,利用公职身份诈骗,在企业当“二老板”……不看落马干部的问题通报,都不知道捞钱还能有这么多把戏。

  林子虽大,有几样玩法这些年始终比较“流行”。

  最原始、也最受欢迎的:现金交易。

  如今电子支付几乎一统江湖了,现金需求却依然坚挺。很多腐败分子都是粉钞钞、金条条的忠实拥趸。

  茶叶盒里装两万,编织袋里塞十捆,当面交易,踏雪无痕。拿回家往墙壁里一藏,简单,粗暴,且“安全”。

但是现在,这个玩法不太好使了。前几天,央行出招,公布了《关于在河北省、浙江省、深圳市试点开展大额现金管理的通知(公开征求意见稿)》并向社会征求意见,准备加强对大额现金的监管。怎么个管法呢?比如,设置一个管理金额起点,各地对公账户管理金额起点均为50万元,对私账户管理金额起点,比如河北是10万元、浙江30万元、深圳20万元。单笔超过起点金额,或者多笔累计超过起点金额的交易,都会被监测到。还有一招更狠的,叫做“个人现金收入报告”。选择试点地区适宜地市,从部分国家机关、国有企事业单位领导人员入手,如果这些人有一定金额以上的现金收入,就要报告交易性质、交易金额等信息。现金玩法已经过气,你,还敢玩吗?你说我不玩现金,玩更加奢华低调有内涵的,比如名贵特产、特殊资源。腐败干部的圈子里,土特产就是金蛋蛋。云南的玩普洱,青海的玩虫草,新疆的玩玉石,海关的玩进出口珍稀动植物,烟草局的玩紧俏卷烟。高雅的玩字画,俗气的玩“烟卡”,酒里也能玩转乾坤。高大上的金融圈也有“金融土特产”,比如纪念币、优惠银行卡。

  华融集团原董事长赖小民,贵州茅台原董事长袁仁国,云南省西双版纳州委原副书记、政法委原书记刀勇,都是这方面的资深玩家。这些人以管辖范围内的这些名贵特产、特殊资源作为利益输送的媒介,大搞权力寻租、权钱交易、政治攀附,靠山吃山、靠水吃水。

忽然之间,土特产玩家的血槽也空了。上周日,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发布消息,今年通过专项整治,全国4217人利用名贵特产、特殊资源谋取私利被处理。不光查,还堵漏洞。从中央到地方,针对问题完善制度规定,堵塞监管漏洞,规范生产经营秩序,推动审批监管、资源开发、公共资源交易等重点领域监督机制改革和制度建设,和名贵土特产腐败杠到底。现在,土特产玩法也彻底过气,目测没法翻红了。那还有别的可玩不?很多人选择当一个“隐秘股神”。不是在A股和芸芸股民混,玩的是干股,玩的是内幕。内蒙古自治区人民政府原副主席白向群就是一位“股神”。他通过内幕交易、泄露内幕信息,投资八千多万,翻云覆雨几个回合,净挣五千多万。

  还有玩干股的。深圳市发改委原处长李镭的人设,是一位“拒收企业为感谢自己送的现金、购物卡超过30次”的清官。其实醉翁之意不在酒,意在公司股权。李镭先利用职务便利帮助一些公司获得政府扶持项目,然后要求低价购买这些公司的原始股、干股,待公司挂牌交易后,将股票套现获利。几次股权交易,“创收”数百万。

然鹅,在新修订的党纪处分条例面前,“股神“们遭遇了“熊市”。条例第九十四条明令禁止拥有非上市公司(企业)的股份或者证券,还新增了一条:禁止“利用参与企业重组改制、定向增发、兼并投资、土地使用权出让等决策、审批过程中掌握的信息买卖股票,利用职权或者职务上的影响通过购买信托产品、基金等方式非正常获利”。“股神”也过气了,pass。还有一条路:做一个借钱不还的幸福老赖。既然拿钱犯法,借钱总不犯法吧,不少党员干部玩起了“借呗”。有借钱的。厦门市集美区灌口镇原党委书记刘光忠想买辆车,向刘某“借”了10万。过段时间又想给家人买房,向叶某借了100万,虽然出具了借条,但二人既没有约定利息也没有商议还款事宜。有借车的。中国铁路武汉局集团有限公司原党委委员、副总经理蒋芳政,长期借用业务关联企业车辆供情妇和亲属使用。有借房的。西安市政府原参事,原市国土局党组书记、局长田党生长期跟管理对象借房子住。

  还有借名贵家具的,借高端相机的,只有你想不到的,没有他们借不到的。

而且人家这个“借”,根本不用考虑还。给他们借东西的人,打死也不会再要。真是天底下最幸福的老赖。名为借,实为贿。别人借给你的所有礼物,都暗中标好了价格。拿什么来还,大家心照不宣。快准狠,新修订的党纪处分条例立马新增一条:借用管理和服务对象的钱款、住房、车辆等,影响公正执行公务,情节较重的,给予警告或者严重警告处分;情节严重的,给予撤销党内职务、留党察看或者开除党籍处分。以借敛财的玩法,也凉凉了。老玩法过气了,新玩法还会冒出来。这次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提到了一个特别重要的概念:强化对权力运行的制约和监督。腐败圈子里的各种“流行玩法”,说到底都是权力滥用、以权谋私,钻的都是制度的漏洞。而我们做的,不光是冒一个问题查一个问题,更多的是堵漏洞。围绕授权、用权、制权等环节,完善及时发现问题的防范机制、精准纠正偏差的矫正机制。只有把权力配置和运行的监督制约机制搞得更完善,权力才没法任性地玩耍。而那些“风行一时”的腐败手段,都会成为过气的笑话。

  欲知下周大事,且听下回分解。(子不歇)

Post Author: admi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