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ite Loader
Get a Quote
Rock Street, San Francisco
Rock Street, San Francisco

原标题:横跨1500公里 两位北京来的第一书记接力改变堡山村

第一位书记给村里修了条幸福路,第二位书记拿过接力棒,为村里修了第一所幼儿园

新京报讯(记者 田杰雄)甘肃天水距离北京有多远?从地图上,两地往返需要横跨河北、山西、陕西三省,近1500公里,即使坐高铁也需要七个半小时。天水市张家川镇堡山村的第一书记刁鹏程在40岁前,去过最远的地方是西安,可在40岁之后的这两年,他却在甘肃张家川“安了家”。自2015年起,包括刁鹏程在内,中国煤炭地质总局共向对口帮扶的甘肃张家川堡山村选派过两名“第一书记”,而距北京千里之外的小小村庄,也因为这两名书记,改变了模样。

刁鹏程到村民家走访。受访者供图

修好一条“幸福路”

如果在中国地图上寻找一个最中心的点,甘肃天水的张家川应该也差不多。这座天水市下属的小县城约有三十多万人,属于六盘水连片特困区,也曾是国家级贫困县,而堡山村,是典型的纯回族贫困村,也是张家川贫困面最广、贫困程度最深的10个村之一。

2015年,中国煤炭地质总局派来了堡山村的首位第一书记王勤旺,走惯了北京的大马路,王勤旺一进村就弄了满脚泥。好的路能给农村架起希望的桥,差的路就是阻碍当地资源转化的绊脚石。“村里不能没有一条像样的路”,在走访村民,了解贫困现状和村民需求后,王勤旺频繁辗转北京和甘肃,终于在2016年争取到了200万帮扶基金。

2017年10月,新修的这条全长5.9公里、4米宽的路,贯通了堡山、桥沟、苏山3个自然村,同时两端连通张华公路和庄天二级公路,使得闭塞的堡山不再是山腰上的一座孤岛,几乎彻底解决了堡山和周围村庄的运输和出行问题。

这条路在村民心里有固定的名字,“就叫‘幸福路’,这是真名,在村里提到,大家也都知道。”2018年,同样来自中国煤炭地质总局的刁鹏程接下了同事手中的“第一书记”接力棒,“上一任完善了村里的基础设施,而我想给村里带来产业、扶持教育。”

刁鹏程和村民。受访者供图

建好一所幼儿园

刁鹏程来到堡山并非单位的指定调派,而是出于个人的“主动请缨”,只是因为“想为村里做一点事情”。刁鹏程说,总局单位选派干部,他赶紧报名,“想去做些事儿,想去帮帮他们。”

刁鹏程出生在县城,在真正进村前,他坦言自己没有真正在农村生活的经验。而对于甘肃,刁鹏程也是第一次前往,“最西的地方,我只到过西安。”刁鹏程面目看起来还算年轻,戴着一幅眼镜,很有学者风范,但41岁的他却有一头花白的头发。2018年7月,刁鹏程进村,这座本来就是年长者居多的小空心村,就又多了一位在村中闲不住脚的“白发长者”。

堡山村的村委会就建在村里的小学边,刁鹏程为村里干的第一件大事,就是建起了堡山村自己的幼儿园。为什么一上来先要建所幼儿园?刁鹏程说生活经验告诉他,有两件事最等不得,一件是孩子的事,一件是老人的事。“尤其是孩子的事,他们一天天长大,一岁之前一天一个样,三岁之前一个月一个样。时间是不等人的,看到自己村里的村民,要因为孩子上幼儿园的问题离开村子,心里很不是滋味,觉得这事一天都等不得。”

“第一书记”上任后的第一个新年,刁鹏程没闲着,找来工人,在堡山村小学教学点校长的配合下,直接对学校其中一间教室进行了重新的布置装修,从地面装饰再到墙面美化逐一完善。同时,刁鹏程还联系到当地的企业,筹集到几万元资金,这才将村内的第一所幼儿园办了起来。

通过改造教学点的教室,刁鹏程建起了村内第一所幼儿园。受访者供图

建起一所幼儿园有多大意义?学龄前的教育能够为村里的孩子带来什么?刁鹏程向记者转达了教学点校长的话:学龄前的教育,可以让义务教育阶段一年级生源的素质有所提高,这样在面临小学课程时,孩子们的接受能力会更强,不会让他们在初始阶段就因为大的知识跨度,而失去对学习的兴趣。

立好一项产业

“除了建好幼儿园,我更希望给村里带来的,是一项立得住的产业。”

通过几年的扶贫和发展,堡山村称不上极度贫穷,张家川县虽然曾经位列国家级贫困县名单,但今年11月已经脱贫摘帽。实际上,在甘肃以外,张家川人的名气并不来自于贫困。

刁鹏程介绍,作为回族自治县,张家川县的回族人口占比很大,几乎接近70%,聪明的回族人民虽然在县内并没有特别大的产业,却把清真拉面馆开向了全国。

据统计,仅在2015年,张家川人在北京、上海、武汉等二十多个省会和200个大中城市发展的清真餐饮经营店超过1.3万家,从业人员6万人,年创收能够达到8亿元,占全县人民纯收入的51%。人们所熟悉的北京许多餐馆中,也都有着张家川人的身影。

张家川县组织村民进行拉面培训。据张家川县委宣传部公号

“堡山的情况也是如此,全村村民中,几乎各家各户都有外出到清真饭馆打工的家庭成员。”在贫困村中,时常流行着这么一句话,“一人打工,全家脱贫”。刁鹏程提到,因为全国经济的发展和餐饮行业的发展,堡山村村民与许多还挣扎在贫困线上的村民,其实称不上穷,经统计村里人均年收入已经能够达到4000元以上,但真正能够算是属于村里的产业,还数不上来。

当第一书记以来,刁鹏程帮扶过村里少有的选择回乡的青壮年村民养蜂酿蜜创业,创造属于村民自己的品牌;堡山村地少,刁鹏程尝试过鼓励村民利用零散土地种植芽苗菜增加收益。在他看来,这些尝试都算是试探,“试探村民的态度,试探他们能够接受的程度。在未来,我们还希望通过引导村民种植饲料玉米,去增加收入。”

堡山村村民。受访者供图

找到一项能在堡山立得住的产业,是刁鹏程下一步的愿景。他说希望自己的时间还够用,还能为村里多带来一些希望。

巴金先生曾在自己的作品里提到过一副对联,上面只有八个字,“国恩家庆,人寿年丰”,如今这样的对联其实不常见了,但刁鹏程却一直记得。他告诉记者,这也是自己对堡山的愿景。

新京报记者 田杰雄

编辑 张树婧 校对 何燕

Post Author: admin